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放棄豐厚收入!“無業游民”洗手:催貸江湖終結

放棄豐厚收入!“無業游民”洗手:催貸江湖終結

黃明明 2020-01-02 來源:中國銀行保險報

臨近年底,瑟瑟的天空飄下些小的雪花,小藍坐在自家溫暖的客廳中,正盤算著要換一輛車。

在村宅大門口的干凈水泥道上,停著小藍的一輛七座的面包車。從外觀來看還不算舊,但是小藍已經下定決心要換掉它。

“以前買這輛車是要用它拉著人去討債,現在洗手不干這一行了,就用不上了”。小藍決定賣掉它再買一輛小轎車,顯得更氣派更有面子一些。

這是小藍決意從借貸行業轉行后,做出的第二個重大的決定。他沒有跟任何人商量,包括自己的妻子。

無業者小藍

膠東一縣城的小藍有著坎坷不順的少年時光。

在小藍小學六年級時,父親喝醉酒之后與同桌喝酒的鄰居打架,吃虧后順手抄起菜刀,將對方的腦袋砍出了一個大裂縫。鄰居頓時倒在血泊中,生死未卜。父親驚醒后慌不擇路,連夜逃亡到東北一地隱姓埋名躲了起來。剩下小藍母子在村中獨自過活。

漸長之后,逃亡的父親與家人取得聯系,小藍母子也曾短暫的去東北與其父度過了幾年時間。“住在一個山溝里的破舊的小房子里,每天干著挖煤窯的活”,小藍至今回憶起那段時間,猶然有些不屑和厭惡。所以沒過幾年,在小藍強烈要求下,自己跑了回來,依靠在家的親戚吃飯照顧,并找到了一份在縣城開發區當保安的工作。

21世紀之初,全國各地興起了一股工業園區建設熱潮。這種所謂的工業園區,一般建在離大城市較遠的地方,集中承接了原來大城市中污染較重的制造類企業。對大城市的環保和產業升級是有利之舉,也間接促進了市郊區產業園的發展和繁盛。

小藍的單位就在這樣一個產業園區中。里面集中了來自山東各地特別是魯中南沂水等不發達地區的青年男女。每到下班時間,從寂靜空曠的工廠中瞬間涌出幾百上千的青年男女,男的大多染著紅色或者黃色的頭發,女的則穿著花花綠綠的廉價衣服。

除了吃飯之外,每個月一千元左右的工資,大多被小藍揮霍在網吧之中。一到網吧,小藍就像一個熟客一樣,隨意跟網管打招呼,坐在電腦前,熟練的打開一個網游頁面,像一個成年人一樣點上一根中檔煙,沉浸入虛擬的刀槍世界中,一坐就是一晚上。這一年,小藍十六歲。

在這里上班期間,長相威猛的小藍有了意外收獲。兩個來自比較貧困的地區的女孩對小藍展開攻勢,其中一個飽含愛意地告訴小藍,“我可以掙錢給你花”。這種被追求的感覺很令小藍開心。其中一個女孩日后真的成為小藍的妻子。

不久之后,小藍就被開除了。原因是廠里的自行車丟了不少,有人看到小藍和另一個保安聯手偷走自行車賣錢。

小藍再一次成為一個無業游民。

“光輝”歲月

經歷過幾次保安工作的變動后,小藍的朋友圈忽然出現了很多小視頻。視頻中,一摞摞的鈔票顯示著金錢的誘惑,幾行赤裸裸的“借錢找我”之類的文字,也在告訴人們他的職業和身份變得特殊了。

2010年以后,隨著互聯網金融的發展,以及互聯網技術的突破,網絡借貸業務風生水起,如洶涌的洪水一般,在每一個角落留下痕跡。一夜之間,人們發現好像借錢變容易了,有很多機構和人愿意借錢給自己。然則,經歷過的人們才知道,這其中,混入了若干套路貸、砍頭息、高利貸等不法身影。他們打著金融創新的幌子,加入到互聯網金融的大軍中,迷惑著很多底層的人們,帶領他們走向深淵。

小藍就是在這個行業興盛之時,經朋友介紹進入了縣城的一家民間借貸公司。沒有文化的小藍長相威猛,不僅引來了姑娘的芳心,也讓借貸公司的領導看到了他從事該行業的“天賦”。因為在這個行業中,放貸并不是問題,能夠收回高利息的貸款來才是問題,這就需要有“不同凡響”的外表。

工業園區成為了小藍的目標尋覓區。那些年,沒有文化的青年男女集中在工業園區中,通過日夜不停的工作換來并不高昂的收入,將其中一部分寄回家中補貼家用后,自己剩余的已經不多。長年累月的繁重勞動讓他們有時候對于很多事情看的不是很重要,包括身體和債務。男孩迷戀上網,女孩與人同居,都是家常便飯。有一個女孩經常問別人,我已經墮過幾次胎了,是不是不能再生孩子了?那迷惘的神情很令人嘆息。當然,他們對這種民間借貸推廣的借錢也是非常隨意。

“找我借錢的人很多”,小藍回憶說,很多人都自己找上門來,客戶多的很,根本不用愁。有的女孩為了換個新手機,等不到發工資,就向小藍借了幾千元錢,待到發工資了再還上。當然也有人因為利息突然超出預料,還不上了。小藍就會開著7座的面包車,叫上幾個“兄弟”,按照女孩身份證上寫的老家地址,長途跋涉奔波到其老家的住所。“我們就坐在她家客廳里悶頭抽煙,有時候閑聊幾句??吹竭@樣的架勢,他們自己家的人自然會向她問明白”。一般情況下,這些老實巴交的農戶在這些膀大腰圓、穿著黑色衣服的年輕人面前會低頭,湊出錢來破財消災。

“借錢是會上癮的”。小藍說。記得有一個鄰縣三十多歲的男人,開著一輛二手的汽車,不算太好,來找小藍借錢。因為車有抵押貸款,小藍也只敢借給他一萬元。“干我們這行的,也怕碰到老賴,有時候也要謹慎。收不回來的錢,自己就要認著。”后來,這個男子還不上錢,小藍依法炮制,帶著兄弟們開車到男子家中。男子的老父親滿臉通紅,咬牙切齒的給錢送小藍他們出門,轉身就狠狠的甩了兒子一個大嘴巴子,還踢了一腳。“那叫一個響”。小藍回憶著。但是不久,這個男子三番四次又來借錢,八千、六千的借,收回最后一筆錢之后,小藍把他拉進黑名單,“不想再借錢給他了”。

在催收中,遇到不合作的,還有很多程度不同的手段。例如在門口放鞭炮、寫大字、貼最后通牒,甚至送花圈等,花樣繁多,令人不勝其擾。小藍選擇的客戶群體,更多的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家庭的打工子女,所以在催收中還算順風順水,沒有犯過大事。

那段時間,小藍春風得意。朋友圈除了借款廣告之外,更多的就是炫耀金首飾、開車、晚上吃燒烤喝酒、抽高檔香煙、在實木茶具桌前喝茶的生活場景。

那些原本踏實上班的同齡人原來很看不起無業游民小藍,看到小藍發達之后,有的人會興起向小藍借錢的念頭,“借三萬塊錢做個買賣”。小藍一口拒絕了,“我是放貸的,只放貸,不借錢”。顯得非常無情??粗切┤嘶伊锪锏碾x開,小藍也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驚弓之鳥

暴力催收迎來了當頭一擊。

好景不長,隨著借貸和催收帶來的各種破產、自殺等新聞事件的曝光,輿論對于高利貸的憤怒和質疑不斷潮漲,借貸行業很快迎來了重拳整頓。

2018年1月,中央和國務院發出《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锻ㄖ分赋?,為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國家長治久安,進一步鞏固黨的執政基礎,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

“套路貸”作為涉黑等違法犯罪典型類型之一,此次被列為借貸領域重點打擊的內容。一時間,借貸行業風聲鶴唳,搖搖欲倒。

戲劇性的是,另一則事件則進一步對于借貸、催收的行業產生致命打擊,催收的似乎成了過街老鼠。據媒體報道,一個90后的打工仔在網上借了一筆錢,后來無力償還,于是就換了手機號、聯系方式躲回了農村老家。小伙干脆就拉起了全村人一起在網上借錢,一年不到的時間就借了上千個平臺,全村人的負債金額更是上千萬。這些被“賴賬”的高利貸公司除了自認倒霉之外,倒也有不少真的請了人到村里去催債,但是村民們很團結,前來催債的都被村民們集體打跑了。

小藍忽然發現,越來越多的借款收不回來。很多同行都陷入了貸款收不回來、又不敢過度催債的境地中,有的人甚至將前幾年的收獲盡數賠光。讓小藍慶幸的是,自己在最后關頭,將幾筆平臺的款和自己私人放的款連本帶息都收了回來,“損失不是很大”。

形勢日益嚴峻。小藍幾乎沒有見過平臺的老板,但是老板明確告訴他們,為了躲避風頭,平臺暫停了。小藍看到這架勢,很多鋃鐺入獄的同行栽了跟頭,也打了退堂鼓。“畢竟自己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爹,還有一個大家庭要養,不能再干這個了。”

小藍決定,洗手不干了。

洗手之后

洗手之后,小藍的朋友圈沉寂了很長時間。那些對于錢、煙酒、美食的炫耀也少了很多。

對于網絡借貸的打擊還在繼續加強。12月19日,甘肅省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組發布《關于公布甘肅省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市場退出機構名單的公告》。甘肅省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組稱,甘肅省內至今沒有一家網絡借貸公司完全合規通過驗收。

自2018年11月湖南省公示首批網貸機構取締名單至今,已有至少20地相繼對外公示了轄區內網貸機構清退名單,至少涉及948家網貸機構。其中, 甘肅、云南、河北、四川、重慶、河南、山東、湖南在內的八省市宣布取締轄區內所有網貸平臺。

“一刀切”式的整治直接讓借貸行業陷入冰窟。陸金所等多家頭部平臺頻傳退出P2P業務。

小藍并沒有為這份收入豐厚的工作機會的失去而惋惜,更多的是全身而退的慶幸。不干這段時間,小藍在家中賦閑,偶爾開車出去兜風,發幾條抖音視頻。從視頻上可以看出,小藍臉上神情中的戾氣明顯減少了,人也和氣了很多。

小藍的妻子小藝在冷藏廠工作過,據同廠工人講,小藝是全廠中最努力的工人,干活又快又好,任勞任怨,掙錢也多。后來生了孩子后,換了一份離家近的服裝廠的工作。同廠工人對她的評價如出一轍。

有人說,有一次看到小藝暈倒在車間里。“可能是累的”,人們這樣分析。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關鍵字: 催收 借錢 工作 時間 借貸 行業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江苏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