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金融海歸大撤退:準備解散中國公司 三成人已出國

金融海歸大撤退:準備解散中國公司 三成人已出國

一本財經 2020-01-02

四年前,一大批華人金融精英從海外回國。據估計,他們的人數“至少上萬”。

回國前,他們多為美國金融心臟華爾街的精英,履歷光鮮。

回國后,他們要么加入傳統金融機構,要么進入巨頭公司,要么自行創業。

他們成為了金融科技背后的驅動力量與中堅分子,開創了一個黃金時代。

2019年,行業動蕩,監管收緊,他們也開始了大撤退。

“三分之一的人已經離開,還有更多的人在準備離開。”其中一些人,還準備解散中國的公司。

他們曾經為之熱血沸騰的熱土,如今為何讓他們不再眷戀?

01離開熱土

梁凱已在國外待了半年,中間一次都沒有回來,“怕回來就出不去了”。

他最開始巡游了一下他們公司在東南亞的業務線,越南、印尼、柬埔寨,“都做得不太好”。

于是,他去了印度,“居然在這里撿了一個意外”。

現在,梁凱在印度搭建了一個團隊,做得風生水起。

而中國公司,最近只是“半死不活”地維持著,400員工,裁得只剩200。

在關停了貸款業務線后,他們嘗試過區塊鏈、助貸、供應鏈金融,“均不見起色”。

梁凱和其他高管決定,在2020年慢慢解散中國團隊,全力進軍海外市場。

同為海歸精英,林凡晟也離開了內地,在香港地區和兩個國家游走了大半年。

軌跡基本是三點一線:香港、新加坡和美國。三個地方來回走。

“春節前,我都不會回國了。”實際上,林凡晟知道,春節后回不回來,也要看風向。

他的核心高管團隊,基本都是從國外歸來的。

“6個人離開了3個。”剩下的3個,也選擇在國外辦公。

他們每天的工作,就是開各種電話會議,遙控指揮著中國的公司。

金融海歸正在慢慢撤出。

“已經走了三分之一。”和梁凱一起組團回國的朋友們,如今很多都已離開。

還在國內一家平臺擔任CRO的陸峰發現,想組個局聚聚的時候,“可邀請的人居然沒剩多少了”。

他們都還記得,四年前他們是如何被簇擁著回國的。

2015年,中國的金融科技開始萌芽。

這一年,問世兩年的余額寶突然爆發,甚至在全球的金融圈引起了轟動。

在華爾街埋頭苦干的華人金融精英們,猛然回頭。

“中國人擅長數學和邏輯,很多世界頂級金融機構的風控人才都來自中國。”梁凱稱,世界金融的核心——風控,很大一部分掌握在中國人手中。

在突然發現中國市場的勃勃生機后,他們陸續踏上了回國之路。

一部分人,加入了各大巨頭的金融板塊,成為了其核心創始骨干;

一部分人,投身創業大潮;

還有很少的一部分人,進入了中國傳統的金融機構。

“當時金融科技的大半壁江山,都是由這些歸國精英掌握的。”林凡晟稱。

“大概有上萬的海外精英在那幾年回國。”常年駐扎在華爾街的獵頭Lisa說,光是通過自己挖回來的精英,就有40人。

他們大多來自世界頂級的金融機構,如Capital One、美國發現金融、花旗銀行、美國運通,等等。

他們很多都出身于這些機構的風控、市場等核心部門。

上萬歸國精英,組成了中國金融科技的主力軍,他們帶來了一流的風控技術和理念,開創了一個鼎盛時代。

02魔幻之路

陸峰現在回憶起來,都覺得有些魔幻。

當時,他被獵頭以500萬的年薪挖了回來,擔任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CRO。

每個月的業務量都在以翻倍的速度增長,他一度有點迷失,“很膨脹,感覺無所不能,我們還制定了兩年內沖刺上市的計劃”。

他沒有想到,中國這片熱土,居然蘊藏著如此強大的能量。

當時,陸峰的同事勸他放棄外國國籍,因為他除了繳納中國的稅收之外,還得在國外報稅,“工資的50%都用來交稅了”。

但他思考再三,還是決定保留外國國籍。

他沒有想到,這個決定將為他留下救命稻草。

這群海歸精英經常聚會,在觥籌交錯之間交換資源,信心滿滿。

然而,信心的動搖,是從夸克金融的CEO郭震洲被抓開始的。

2018年8月,警方通報稱,郭震洲主動投案,“并交代了通過網上平臺高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事實”。

在聚會上,郭震洲成了金融海歸們熱議的話題。

“老郭擔任過摩根大通的首席風控官,算是華人金融圈的泰斗型人物。”陸峰和郭震洲算是故交。

“他就是一個典型的理科男,相信他回國創業時的初心是好的。”陸峰不明白,郭震洲為何一步步滑向深淵,他也不明白,行業為何會一點點失控,走進黑暗……

2019年,一切都開始失控。

P2P備案無望,地下超利貸猖獗,行業一點點黑化。

“有一個巨大的貪念,拉著行業不斷下滑。”陸峰發現,就算依然有很多人在堅持初心,但沒用,劣幣已吞噬了市場。

而上升的通道基本被堵死,陸峰的上市計劃擱置,就算是行業已經上市的公司,“也都是流血上市,自摸而已”。

他冷冷觀望,麻木,無力。

他沒有料到,更大的風暴還在后面。

03大撤退

2019年下半年,抓捕潮來了。

“一個城市的10家P2P,抓了7家。”林凡晟發現,金融海歸群每天都被各種抓捕消息和恐慌情緒填滿。

P2P的罪名,大多是非法吸儲;現金貸的罪名,大多是套路貸。

陸峰這才發現,金融科技就是在邊緣行走,做得好,是普惠金融;做得不好,就是非法和套路。

而他的工作內容,也完全改變。

過去,他只需要跟數字和模型打交道,現在,他需要“每天去相關部門匯報情況,證明我們沒有瞎搞,要非常耐心地給他們解釋所有的數據”。

“相關部門派過來一個工作組,就駐扎在我們公司,我們隨時要接受盤問。”

他甚至還要和警方打交道。

“我和他們去調支付公司的數據,去銀行查流水,整個過程都陪同著,隨時解答。”他全力配合,不敢怠慢。

這半年來,陸峰幾乎都在和各個部門周旋,他從來沒有想到,不善言辭的他,居然能游刃有余。

他可以做得不錯,但他不快樂。

“我還是更享受過去創業的過程,感覺自己每天都在創造價值。”陸峰覺得,現在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

而大部分海歸,對此已難以適應。

陸峰從國外挖回來的副手實在應付不了隨時的盤問,直接請了長期病假。

“這些人其實都挺單純的,他們只懂得用數據說話,不懂什么叫長袖善舞,什么叫左右逢源。”梁凱知道,大部分的海歸西化嚴重,不能因地制宜。

一些金融海歸想出去,卻發現已經出不去了。

“很多P2P的高層都被邊控了。”陸峰發現,自己的外國國籍,反而成了一張平安符。

更大的撤退潮還在醞釀中。

陸峰已經做了一個決定。

現在公司還沒有完全渡劫,他不可能臨陣脫逃,他要堅持到風雨之后,風平浪靜之時。

之后呢?

“我可能還是會選擇離開。”陸峰和歐洲的一家銀行談好了合作,準備2020年去歐洲發展。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他一樣,已經有了好的退路。

選擇留下來的,出路很少。

一些金融海歸,開始往持牌系和傳統金融機構擠。

“一個蘿卜一個坑,能匹配上的職位不多。況且這幫自由慣了的人,在體系內會更加憋屈。”林凡晟稱。

選擇離開的,發現很難回去。

“經歷了中國這兩年的激蕩創業,再回到美國心如止水地打工,已經很難適應了。”梁凱寧愿再去印度打天下,也不愿再回美國。

再說,華爾街的好機會也屈指可數,離開很久的海歸再想回去,又談何容易。

“現在很多人要么漂在海外找機會,要么休假,等待機會。”林凡晟發現,他們現在成了無根的浮萍。

他最近總是失眠。他也在反思自己為何會落到如此地步。

“我們還是不夠接地氣,錯誤判斷了市場。”他反思,在中國,金融就是強監控,就是要持牌經營。

民企或者外企,想要做金融,都不太容易。

“過去幾年對金融科技的寬容是反常的,現在的嚴監管才是常態。”林凡晟現在已經不會再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只能適應本土的規則”。

“在國外,行業都被劃好了跑道,大家循規蹈矩地開車;但是在一片野蠻之地開車,大家都想彎道超車,一路狂奔。”林凡晟稱,在一個還沒有形成規則的地方開車,沖得越快,就越有脫軌翻車的危險。

這就是中國市場的特殊性。經過四年輪回,遍嘗血與淚的教訓,他才算看懂。

離開了,還會回來嗎?

“也許還會回來。”陸峰依然對中國這片熱土念念不忘。

等到市場規則明晰、跑道成型之后,他會回來,尋找新的位置。

關鍵字: 中國 海歸 金融 精英 公司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江苏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今天开奖 298棋牌游戏下载 上海时时乐在线购买 河南11选5中奖规则 北京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大小单双技巧方法 一分赛车怎么玩能稳赚 广东26选5开奖结果 郑州配资网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有没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