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只想說說’資金池信托’,結果......
微信公眾號-用益投資 2019-11-12





應該有很多投資人做過中R信托的資金池項目,唐S1號和鑫R1號,其中唐昇1號是2013年成立的,當時備案期限是8年,也就是說2021年全部結束,不過最近看到一份中融出的“項目期限變更通知”,明確該項目延期到2023年了,文件是2018年10月18號出的,政策真的松動了,為什么這么說?


資金池的項目說白了就是采取滾動發售、集合運作、期限錯配、分離定價的運作模式,銀行的理財產品就是典型性的資金池項目,因為這種產品是把資金集合起來分散投資到多個資產中,這樣一個理財產品就會對應多個資產,不能實現一一對應,單個的產品沒有辦法有效的控制風險和測算投資收益,遇到極端的市場情況下,可能會引起連鎖反應,導致所謂的“系統性金融風險”,因此在2018年7月份出的“資管新規”中,人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和國家外管局聯合重申要嚴打資金池業務。

 

而且特別指出信托公司“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功能定位,要求信托公司回歸到信托主業上,不得開展非標準化理財資金池等具有影子銀行特征的業務。后來怎么樣呢?2018年1月份人民日報還稱“影子銀行業務是資金脫實向虛的罪魁禍首”,12月份央行行長易剛公開發言表示:“影子銀行是金融市場的必要補充”,態度的轉變非常明顯,不能說政策朝令夕改,因為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所有的決定都是根據當下的形勢做出的,我想領導后面改口也是迫于形勢,所謂“兩害取其輕”。


對于信托公司的資金池項目,我的理解比較簡單粗暴,就是信托公司作為債務人跟投資人融資的業務,這種項目不管投向是二級市場股票還是一級市場股權或者政府企業貸款,只要這個項目發行人信托公司不倒閉,那這種項目就會兌付掉。


傳統的政信信托、工商企業貸款信托和房地產信托,信托公司只是一個受托人的身份,項目違約了,信托公司只有幫助投資人追償的義務和責任,說白了,項目違約延期對信托公司自身的打擊不是致命的,大不了就是失去投資人的信任,損失一批客戶,投資人也不能把信托公司怎么樣,但是資金池項目一旦違約,投資人有權拿著項目合同和確認書去起訴信托公司,因為資金使用方就是信托公司。


那如何選擇資金池信托,其實很簡單了,就是看信托公司的實力了,每年年底各大媒體都會就各個信托公司的各項指標,比如管理規模、凈利潤和注冊資本等等做排名,其實關注多的投資人,那個公司實力強那個實力差一點多少心里都有數的。


我今天只選擇4個緯度做一個分析:


一、 2018年信托公司注冊資本排名



我在表格里只列出了注冊資本排名前十的信托公司,其實除了這些之外還有30多家信托公司注冊資本都在30億以上,像剛剛曲線上市的百瑞信托注冊資本是40億,注冊地同在河南省的中原信托,注冊資本是36億,陜西省的三家信托公司,陜國投注冊資本39億,長安信托注冊資本33億,西部信托注冊資本少一點15億,曾經的方正東亞現在的國通信托,注冊資本是32億的,湖南省政府控股的湖南信托,注冊資本是35億,還有央企華電集團控股的華鑫信托注冊資本是35億,經常做地產項目的北方信托注冊資本只有10億,注冊資本少,不過股東是天津市政府,也是”官家人“。


二、股東背景


信托公司的業務有點類似銀行貸款部,憑借牌照資源,可以說是躺著掙錢,所以大部分信托公司的股東都非富即貴,68家信托,有53家是國企控股,其中中央政府(包括部委)25家,地方政府控股的有28家,民營企業控股的有11家,其實很多是交叉持股的情況,比如中融信托兩大股東是央企經緯紡織和中植集團,不是對民企有偏見,這一路走下來還真是覺得國企背景的信托更穩健啊,這個股東背景也可以作為一個參考指標的。


很多信托公司別看注冊資本不多,也很少在市場上募集資金,但是背靠當地政府,還有本地投資人的認可,日子過得也非常滋潤,比如山東信托、江蘇信托,天津信托,其實我一直覺得重慶信托是個奇跡,因為我幾乎從來沒有在外面看到這家公司對外募集過項目,但是這家公司的營收凈利潤是可以和平安、中融、中信匹敵的,不知道這家公司的客戶資源和項目資源來自何方,不明覺厲啊。

、2018年信托公司營收、凈利潤排名



這兩個圖對比著看很有意思的,2018年中融信托的營收是58億,遙遙領先于其他信托公司,但是凈利潤只有21億,但是當年中信信托營收是56億,卻以34億的凈利潤位于信托凈利潤榜榜首,再看平安也不差,營收只有49億,凈利潤31億,大家都知道凈利潤除以營收等于凈利潤率,平安和中信依靠自身充沛的高凈值客戶資源,所以可以獲得更高的利潤率,同樣質地的產品,這兩家公司都要比其他市場上的信托產品收益低一個點,他們的銷售提成也不高,甚至比同行業的低,大頭都被公司賺走了,所以我一直不推薦客戶買這兩家公司的產品,通俗講就是性價比“低。


大家不要漏掉江蘇信托,雖然體量小,但是凈利潤很高,2018年營收只有23億,凈利潤是19億,還有剛才說的”不明覺厲"重慶信托,2018年營收37億,凈利潤30億,干實體的看到這樣的利潤率怕是要氣吐血了。


四、2017年信托公司資產排名



“資管新規”提出要“打破剛兌”,在此之前對于信托產品,那當然是由信托公司來剛兌了,剛才我們看了排名前25的信托公司營收凈利潤情況,現在再看看排名前30信托公司的凈資產水平,看看這些信托公司到底有沒有剛兌的能力,資產量最大的平安信托,也不過239億,排名前30的信托公司凈資產在68億到239億之間,目前信托公司平均管理規模是3382億(信托行業總規模23萬億/信托家數68),信托行業的壞賬率網上沒有公開,但是銀行公開的壞賬率是在1.75%-2%,信托行業只會比這個高,部分信托公司壞賬率甚至超過10%。說實話對于一些信托公司,如果投資人想讓他們“剛兌”,它們只能淚眼婆娑的告訴你“臣妾做不到”啊,還是領導們想的周全啊,就2018年的情況,如果還搞“剛兌”怕是要兌跨一批信托公司啊。金融公司本來就是輕資產公司,信托公司尚且如此,其他不入流的私募基金公司更不用說了。



以上只是我個人比較看重的幾個角度,僅作參考!


另外扯點閑話,我們都知道目前明確上市的信托公司有兩家,安信信托和陜國投信托,不過最近一年很多信托公司通過“借殼”的方式實現了“曲線上市”,就在不久前,3月24日,國家電力投資集團旗下的百瑞信托也實現了借殼上市,除了百瑞信托之外,到現在為止還有另外6家信托公司也通過控股股東綜合金控平臺實現了曲線上市,分別是中航信托、五礦信托、國投泰康信托、昆侖信托、英大信托和中糧信托,合計9家。
想象一下那幾家利潤率奇高的信托公司上市會是什么情況,本來想對比安信信托的,結果看到這家公司市盈率已經到1000多了,再看凈利潤才知道這貨2018年前三季度凈利潤只有2409萬,扣非以后是-1.37億,2019年初公司發布業績預虧公告,預計2018年年度,扣非后,虧損14.6億元到18.6億元,不想說什么了,不能跟這貨比。不知道好好的信托公司怎么會混到這種地步。
另外一家上市信托公司陜國投,目前靜態市盈率是58倍,按照這個市盈率,中信、平安、重慶上市以后的市值都在2000億左右,難以想象,果然賺大錢的企業都不愿意上市啊。不敢想,信托公司如果都擠破腦袋上市對整個A股一定會有不小的沖擊。
公司能夠上市的好處很多,簡單列舉幾個,比如融資渠道更多了,知名度更大,對人才資源的吸引能力變得更強了......,如果是科技型企業上市會因為定期做披露可能會面臨顯露機密的風險,信托公司不會有這種顧慮的,信托公司最大的壁壘就是牌照,都知道信托公司賺錢,但是全國只有68塊牌照,稀缺資源,想要首先得有百八十億的資金,關鍵這個牌照不是說誰有錢都能有資格買得到的。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江苏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今天开奖